要迫害扁家到什麼程度!?

金恒煒 2009.06.30

前總統陳水扁寫信給馬英九,要求馬應該出面講話,讓陳幸妤到美國註冊;扁自己形容此信是「一一九」求救信,然而何嘗不是帶淚的控訴信?陳幸妤上週五到北所探扁,在會客室內崩潰痛哭,扁不得不放下尊嚴寫信,不是為己謀而是為子孫輩。扁認為限制陳幸妤出境,不僅不合理,若而法務部一意孤行,陳幸妤可能有三種下場:一是情緒失控、精神錯亂;二是自殺;三是帶著小孩自殺。扁還要求立委蔡煌瑯面見法務部長王清峰,要求解除幸妤的境管,七月一日前可攜子到美國去。

「禁管」陳幸妤,就是不准陳幸妤到美國去留學,同時也就是阻斷陳水扁金孫避居他鄉過正常生活的權利!陳幸妤兩次赴美考試,通過之後,好不容易——真的是好不容易——得到AIT的同意,取得美簽,馬上可以脫離「惡地」,為自己子女爭取到「免於恐懼、迫害的自由」。然而,邪惡的馬政權,「馬上」而「適時」的運用司法惡勢力以涉嫌「偽證罪」移送陳幸妤,更可議的是,祭出與「偽證」這種「微罪」不對稱的「禁管」,目的就是阻絕陳幸妤出國;為了對付扁,株連到三代,這是什麼世界?這是什麼國家!

連當初偵辦此案的檢察官陳瑞仁都看不下去,質疑特偵組此時此刻移送,「時機可疑」,並指控特偵組偵查違背辦案常理。「時機」為何可疑?因為是挑陳幸妤合法出境之前夕急忙出手。為何違背辦案常理?去年已偵查在案,過了一年半載才別立名目,合理嗎?無所不用其極的誅殺扁家三代,手法粗糙、野蠻。老實說「扁案」是政治利用司法所炮製的冤案,因此而愈發彰顯。

陳幸妤在北所情緒失控是不是已達精神錯亂的程度?據在高雄照顧扁家的南社所說,幸妤聽到境管不只崩潰,甚而進入歇斯底里狀態,憤向母親哭訴,揚言攜子自殺。南社照顧陳致中、黃睿靚夫婦多時,幸妤鬧自殺後,黃在社長鄭正煜等面前痛哭不止,表示一旦吳淑珍不測,陳致中也要隨母而去,將家託給黃照顧。嚴酷的事實是,不僅陳幸妤一家可能破滅,而是扁的一家老老小小都可能沒有完卵。

「禁管」陳幸妤禍及孫輩,「馬統」的目的就是壓碎扁家,藉此屈服前總統陳水扁。扁經歷過戒嚴體制白色恐怖的大風大浪,有十足的意志力與抗壓力,但扁家子女不過一般百姓,頂得過嗎?「馬統」舉黨國之力,在台灣人民面前違反司法正義,破壞程序正義的把前總統押在大牢之中,還不夠,還要凌遲扁家妻孥;在台灣人民的面前,一刀一刀的千刀萬剮,挖空心思的羅織入罪,連黃口小兒都不放過!這不是林義雄「殺家」的「馬統」版本是什麼?

悲劇正在發生中,難道真的要扁家人流血、死亡才能夠喚醒社會的良知?非要像南韓前總統盧武鉉自殺事件般引發大暴亂才能夠讓司法知所節制?陳前總統寫信給「馬統」,沒有什麼用。法國德雷福事件發生,左拉寫了公開信給他們的總統,題目是〈我控訴〉,左拉控訴「一個邪惡的人主導了這一切,幹了這一切」,然而在台灣「主導這一切、幹了這一切」的「邪惡的人」,恐怕正是扁寫信的對象。那麼,讓正義得以回歸的,只剩下人民的力量了。

誰無子女、誰無父母,台灣人還要坐視這一切的不公不義持續在我們眼前搬演?左拉〈我控訴〉的結尾值得台灣人深思:「我只有一個目的,以人類的名義讓陽光普照在飽受折磨的人身上……我的激烈抗議只是從靈魂發出的吶喊,若膽敢傳喚我上法庭,讓他們這樣做罷,讓審訊在陽光下舉行!」左拉難道不是說給今天的台灣人聽?

(作者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Email

要迫害扁家到什麼程度!?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