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在台灣檢察官當中徘徊徒勞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洪萱芳 2010.01.03

當台灣的檢察官啟動另一波渾水摸魚似的尋找罪證,針對陳水扁案,繼續濫用公權力。他們最近公佈陳案第四波的起訴名單 (約有 22 人)。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傳訊幾乎所有曾經跟陳水扁握過手,或是請他喝過咖啡的人到案訊問。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被起訴呢?儘管已經將陳拘禁在牢裡這麼久,使他無法好好準備對其有利的辯護證詞,檢察官至今還是沒有一個證據充足的案件。他們當然必須要繼續渾水摸魚。他們必須找到一個他們可以威脅利誘的人,來迫使其至少能夠能編造或杜撰一個跟他們立場一致說詞。或者他們其實希望要用持續不斷起訴的手段,迫使陳能夠跟他們達成協議。

我們比較陳案之檢察官濫用權力的情況,和三件最明顯的泛藍案件。第一件是前立法委員李慶安罪惡昭彰極易明瞭的案件,其以非法的手段剽竊台灣納稅人美金三百萬的稅金。李慶安從未坐過一天牢獄;她還在享用這筆錢。她沒有任何一個銀行帳戶遭到凍結。她現在正擁有雙重國籍,能夠使用其中一本護照,匆匆秘密?國。然而,李慶安一面花用納稅人的金錢,另一面檢察官卻仍在辯論是否該控告她任何罪名。不僅如此,對於很多早已知道李慶安雙重國籍身分的家人、親屬好友、以及同黨同志,又該如何處置呢?陳水扁的案子已經進入第四波的起訴。為什麼李案到現在仍沒有任何人被起訴,被傳訊到案,或以共謀關係訊問呢?

再與馬英九的洗錢案中事實上只有一個人入獄 (一位低職等的秘書) 相比較。這個人因為將約五十萬美金放到馬的私人銀行帳戶,而入獄九個月。非常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社會大眾竟被要求相信這個秘書是唯一的罪犯,還要為不是放入他自己口袋裡的金錢,背負所有的貪汙罪名。但為什麼馬和李慶安一樣,也可以將錢集中到他私人帳戶以及所謂的 「非營利」 基金會呢?

再跟宋楚瑜三次相類似的洗錢案和貪汙罪被判定有罪的案件來比較。宋出人意外並未在牢裡待過一天,而且沒有任何其他人跟他一起被起訴。宋只以輕罪繳回其所逃漏的稅額。在這當中,最諷刺的事實就是,宋在過去十年中從未工作,沒領過薪水,但是生活無憂無慮。

但一個在過去十年沒有任何工作的人,要如何負擔二次總統和一次台北市長選舉昂貴的選戰呢?或者這些選戰也是洗錢的前哨站?為何沒有任何人在宋的案件中被起訴呢?究竟宋的競選基金,美國的置產,以及數個銀行帳戶的存款,是怎麼得來的呢?

在陳的案件中,大筆的金錢匯到海外是毫無疑問的,然而自從 1949 年國民黨逃離中國之後,一直有大筆大筆的金錢從台灣匯往海外。在台灣鬆散且渾沌不明的選舉獻金及特別費的規範下,主要的問題一直都是,為什麼這些做法在某一政黨的某一個人身上是違法的,而對其他曾經做過且繼續同樣做法的千百人,卻是無罪的!不僅如此,國民黨所主導的立法院,最近傳?一個想要修訂現行法律好讓金錢可以合法匯往海外的消息,只是這個法律修訂必須在他們迫害陳水扁之後才能啟動。所有這些事都是以反貪污為名。包公歸來乎?馬無法,馬無天!

(譯者為北卡大學特殊教育系博士班學生,原文請見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 〔 資料來源: 極光 希望|引用網址
Email

包公在台灣檢察官當中徘徊徒勞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