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給阿扁總統的信

Nakao Eki 2013-03-30 00:00:00.0

 

 

剛剛,我把一封信投進了郵筒。信封上的收信地址是台北榮總,收信人是「陳總統水扁先生」。本想明天去郵局掛號寄出,但轉念一想,有沒有掛號有差嗎?反正信到了榮總,也是會被拆開檢查,檢查完了可能也根本不會交給阿扁。所以也不用掛號了,郵票貼上就投了郵。既然阿扁很可能根本看不到這封信,所以就在這裡把信的內容公開吧。內容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想跟他說:請務必活下去

 

----------------------------

 

親愛的阿扁總統

 

你不認識我,但我迫切的感覺到,不論你是否收得到,我都必須寫這封信給你。

 

我是一個天主教徒,現在正是天主教的四旬期,也就是聖經裡記載,耶穌在曠野裡獨處四十日,接受試煉的那段期間。教友在四旬期間齋戒反省,直到復活節(今年的復活節是3月31日)。

 

前兩天,我在靜坐暝想的時候,腦海中浮現這樣的畫面:我在寫信。我只看到信開頭的一行字:「親愛的阿扁總統」。暝想結束之後,我想了又想,確信我應該要寫一封信給你,雖然我不知道信裡要寫什麼,但我相信天主會引導我,一字一句的把訊息傳達給你。即使你並不是教友,也不影響天主對你的關愛。

 

阿扁總統,你受了很多苦,那不是你應得的。只要是有人性的人,都不能容忍你受到那樣非人的待遇。我很少看新聞,尤其不願意看關於你的新聞,因為我受不了看到另一個人的尊嚴受到蹂躪,更何況,這個人曾經是我們的國家元首。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也不會忘記你代表台灣,到梵諦岡出席了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喪禮。我曾在故教宗喪禮的電視轉播上看著你。當時,你代表著我在人世間所屬的這個國家,而教宗,則是我的信仰中天主在人世間的最高代理人。因為這樣,你在我的記憶裡,永遠都有一個特殊的位置。

 

後來選出的本篤十六世只當了幾年教宗,便在今年的2月11日宣布辭職,並且公告他的辭職將在格林威治標準時2月28日的晚間7時生效。我不知道二二八這個對台灣來說極為重要的日子,和教宗辭職生效之間有何機緣巧合,但這巧合使你在我的記憶中,與信仰之間的關聯更為強化了。

 

梵諦岡是我們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而如今,本篤十六世已經離開了教宗居所。在那之前他便宣布,會將自己的餘生奉獻給隱修和祈禱。他說,在政府裡不能達成的,他要在祈禱中完成。這使我立刻想到了你。你在執政期間,無法透過政府而達成的,必有其他的方法可以達成。而這些任務,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責任

 

最後我想說,阿扁總統,我知道你很痛苦。四旬期總是艱辛困難的,但四旬期結束於復活節。痛苦的尾聲,就是新生的開始。雖然你不是教友,但請你千萬要保持這個信念,堅持著走過那條苦路。我曾經聽人說過,這世上的許多人,都值得獲得比他現在所擁有的更多的愛。阿扁總統,你也一樣。不管別人怎麼對待你,請你千萬要記得,你是被愛的,而且你值得獲得更多的愛。如果「天主愛你」這樣的話對你來說很空泛,那麼請容我說:「我愛你。」與你同樣生而為人,我以一個人的身份愛著你。我會每天為你祈禱,直到你獲得自由、重拾尊嚴的那一天。在你的一生裡,必然有那麼一天,是你的復活節。

 

不管多麼辛苦,都請你勇敢的活下去。因為,屬於你的尊嚴,有朝一日必然無損的還給你

 

----------------------------

 

如果這是天主捎來的訊息,那麼,即使信被混蛋沒收了,阿扁一定還是會知道的....

□ 〔 資料來源: Nakao Eki Pacidal|引用網址
Email

寄給阿扁總統的信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