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郡探訪阿扁總統之行

Amy | 贊郡 2009.09.07

【前言-台灣神巧妙的安排】

8月24日江主任來電,告知9月2日或4日讓我選一天去看阿扁總統,江主任說其他時段都已經排滿了,我因為還要確認另一半的時間,於是跟江主任表示明日再跟他確認時間。

另一半的時間非常不確定,行程都被八八水災給打亂,所有的主控權都不在我們身上,我們先選定9月4日這一天,但是內心還是七上八下,深怕當天另一半有工作無法前往,我便向二二八台灣神祈禱,請求台灣神幫我們一個忙,把9月4日的工作行程全部排除,得到台灣神的允諾之後,8月25日我便聯絡江主任,確定了9月 4日前往土城看守所探望阿扁總統。

(工作的排定,必須由各公家機關的公務人員自行選定時間做教育訓練,無法要求派其他人前往支援,也無法請公務人員把教育訓練定在某一天,或跳開某一天,就是因為這樣的種種困難之下,讓我和另一半相當頭痛。)

雖然得到台灣神的應允了,也跟江主任確定了,可是9月4日當天是否能夠把工作排開,必須等到8月28日晚上才能肯定。

8月28日當天,確定了未來一整個禮拜,只有9月2日一整天是有工作行程的,所以去探望阿扁總統的行程已經排除未知數了,這讓我和另一半都相當開心,也再一次感受到台灣神的真實存在與靈驗。

在此,我要感謝台灣神的顯化,如此巧妙安排,圓了我們去探望阿扁總統的心願與承諾。

8月30日(星期六)上午,我和贊殿特地去找楊醫師,跟他報告關於9月4日到看守所探視阿扁總統的消息,楊醫師交代了幾件重要的事情轉達給阿扁總統,包括了一本「靈體醫學大綱」。楊醫師要我轉達阿扁總統信仰二二八台灣神的重要性,提到達賴喇嘛要來為台灣人民祈福,全世界的信仰力量會進來台灣。當時我並不全然瞭解這些話,但是9月2 日有新聞傳出,教廷樞機主教高路德將代表教宗本篤16世來台灣,表達關懷之意,為災民祈福。這時候,我才明白楊醫師的這一席話。(先知先覺者的話裡總是藏有一些預言)

【20090904探望阿扁總統實錄】

今天和贊殿到台北土城看守所探視阿扁總統。走出土城捷運站,聽說早上的雨下下停停的,我們到達之前還下了一場很大的太陽雨,台灣神很貼心的讓我和贊殿一路上都沒淋到一滴雨。

約莫上午九點半,我和贊殿已經來到台北土城看守所的門口了,門口有幾位挺扁的民眾,反扁的民眾倒是沒看見,可能領錢上工的時間還沒到吧!?

在江主任的帶領之下,我們從看守所位於立清街的接見室進去,到「女所及重刑接見登記」窗口辦理手續,10點以前就把手續辦完成了,也順利的將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楊董事長託付的「靈體醫學大綱」這本書登記送進去給阿扁總統。

登記完畢,跟著江主任來到位於立德路的門口的小房間等待,進入看守所門口接近小房間前的這段路程,突然有一位水果報的攝影記者出現,拼命按著他的快門,快門聲是冷血無情和不友善的,讓我和贊殿感覺不太舒服,我們很客氣的請他不要拍了,他還是依然故我,完全無視於他人的請求,也難怪大家對記者的印象普遍都不太好。

在小房間等待所方人員來帶我們去面見阿扁總統,小房間裡早就坐了一個水果報的文字記者,我們和文字記者彼此之間沒打招呼也沒互動,更沒有眼神交集。顧忌這個文字記者在,怕我們的交談內容變成他明天的八卦新聞題材,我們也就沒跟江主任多聊些什麼。
(底下這張照片,它的時間比現實生活慢了三天。)

沒多久,所方人員來帶我和贊殿進去,這時候那個白目的攝影記者又跑出來拼命按快門,真的很討厭!所方人員安慰我,按照他的經驗,我和贊殿並非大人物,所以不會見報。見不見報是其次,只是覺得這些記者都很粗暴,濫用他們的權利。

今天接待我們的所方人員基本上態度都很友善,但是在這種所謂的「鬼地方」,會讓人不由自主的不寒而慄,一路上我們都不敢東張西望。我很快速的照了一張相片,心裡一直惦記著贊決提醒我的注意事項。

走了一小段路,感覺是來到看守所高聳的城牆外,要進入看守所這座城堡,必須進到一扇密實的鐵門裡,鐵門外寫著「入戒護區接受檢查」的字樣。(因為沒照到這裡,所以拿上次贊決所拍的。)

鐵門裡的空間屬於長條型,有一個櫃臺,櫃臺前面有一面置物箱,所有東西都要在這裡卸下,還要交出我們的身份證件,換了一個所方的識別證後,再經過櫃臺旁的探測門檢查,探測門檢查完後,所方人員再拿出金屬探測棒,把你的身體從上而下掃過一遍,就連要帶我們進去的所方人員也需要被搜身。一度金屬探測棒在贊殿身上嗶嗶作響,位置是在他的鮪魚肚上,原來是皮帶作祟,虛驚一場。(這是借用媒體的相片,因為贊決說這裡不能拍照。畫面上這位先生,正好是當天幫我們作檢查的北所人員)(圖:大紀元)

通過重重檢查之後,就可進入旁邊那一道鐵欄杆式的鐵門。(圖:台北看守所)

鐵門之後應該是戒護區的庭景吧!?類似阿扁總統被媒體拍到放封的地方吧!?(圖:台北看守所)

再走一小段路,來到一排長條型的建築物前面,這一整排的建築物隔成好幾間的面會室,有好幾個綠色的門,我們被帶到其中一間小門前,寫著『重刑犯面會室』的門口。那是一間小小的面會室,空間不大,有一電風扇很守本分的用力吹著,等待阿扁總統的短暫時間,我環視了四周,我的右手邊是另一間面會室,透過玻璃可以看見隔壁的面會室。左手邊是一間所方在監視監看我們的工作間,隔著玻璃望向裡面,有一台電腦和監聽監看的儀器,所方人員說怕我們會亂跑,所以把我和贊殿鎖在面會室裡等待,小小的面會室裡,有四個窗口可以讓四組人馬同時面會。每一個窗口都放了兩具對講機,玻璃是兩層的厚度,還加上了鐵條。當天只有我們這一組。所方人員表示,跟阿扁總統面會大都固定在這一間的第二個位置。

我從面會室的雙重玻璃阻隔下,看到裡面的那一扇門開了,阿扁總統從外面的走道走過來,我開心的跟他揮揮手,直到他進到小房間裡,我和贊殿趕緊起身跟阿扁總統行鞠躬禮,他脫下外套,手貼著玻璃,我和贊殿與阿扁總統隔著厚厚的玻璃擊掌,雖然握不他的手,但還是開心的跟他多擊了幾次掌。也刻意把手掌上的字給阿扁總統看,不過玻璃太厚了,阿扁總統根本看不清楚我把今天要說的重點全部寫在我的手掌心。

我忘了阿扁總統算是第一次跟我們面對面的相見,我覺得我認識他很久了,他就是我熟悉的老朋友,我常常看見他,所以初次見面,我的熱情,不知道有沒有嚇到阿扁總統。他的氣色看起來不錯,招牌笑容還是依舊可愛。感覺的出來心境是很平和的。

看他拿起話桶,我和贊殿也拿起話桶,但是那個聲音非常的遙遠,害我很擔心阿扁總統聽不見我的聲音,阿扁總統指導我把嘴巴貼近話筒,這樣講話才聽得清楚,但是阿扁總統的聲音依舊遙遠,我把話桶緊壓著我的耳朵,非常認真仔細的聆聽阿扁總統的每一字每一句,也仔細看著他的嘴唇,深怕漏失哪一句話。

不知是否所方故意將話桶聲音調小,因為雙方聲音小聲,一旁的電風扇又轟轟作響,講話的人就會深怕對方沒聽見,而不自覺的把講話聲音放大聲,這樣或許有利所方人員監聽吧!?但是對於我們這些去探望的人來說,這樣的溝通真是一大折磨。

帶領我們進去的所方人員出現在我左手邊的監聽室裡,旁邊還多了一個人,那個人帶了紙和筆在記錄我們談論了什麼。阿扁總統的後方,也站了一個所方人員,這個人沒什麼友善的表情,所以和阿扁總統的滿臉笑容成了一個很強烈的對比。

阿扁總統一開口便叫我贊郡同修,贊殿跟阿扁總統打了招呼,也請阿扁總統原諒他過去未投他一票。阿扁總統一再強調這是天意,還說如果當時贊殿投他一票,結果就不會是相差0.22857了。

之前我寄了完整版的「魯本卡特」的故事給阿扁總統,他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像魯本卡特那麼慘,被關了30年以後,才遇到一個有良心的法官,得到真正的清白。他說雖然他的身體被囚禁在看守所裡,但他覺得此時的他才真正擁有自由,他也舉例「魯本卡特」裡面的莉莎所說的一句話,「自由的心靈是永遠不死的」,來告訴我們他此刻的心情。

阿扁總統說,因為馬英九對他的仇恨,所以讓他入獄,但台灣人的愛卻讓他有重見天日的感覺。魯本卡特是因為遇到了拉薩,才有重獲自由與清白的機會,我不知道阿扁總統的「拉薩」在哪裡?希望阿扁總統的「拉薩」早日出現。

阿扁總統說,9月11日即將宣判,他相信司法一定會判他無期徒刑的,他知道馬英九很想判他死刑。他也提到了馬英九的三名出納偽造文書獲得了緩起訴,他說中華民國的法律,遇到馬英九就會自動轉彎,實在很不公平。

阿扁總統知道馬英九是因為怕他還有影響力,所以故意把他關起來,目的是要消耗他的影響力,但阿扁總統說,馬英九錯了,越是把他關起來,阿扁總統的力量就越強大。

阿扁總統又提到近日過世的南韓前總統金大中,他說全斗煥判了金大中死刑,後又改判20年監禁。等金大中成為南韓總統後,金大中卻選擇寬恕,特赦了判他死刑的全斗煥。阿扁總統說事事難料,以後的事情很難說 (嘿嘿!似乎在預告馬英九你的下場可能不會很好喔!這句話是我說的啦!)。他覺得和金大中比起來,自己所受的苦不算什麼,他是在補修被關的學分。我跟阿扁總統分享,很多網友覺得馬英九無能,應該把馬英九關進來,把阿扁總統放出來解救台灣人的苦難才對。阿扁總統說,台灣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大家一定要努力振作。我感覺到阿扁總統身上充滿二二八台灣神所給的正面力量。

阿扁總統交代贊殿同修,一定要代替他去聖山走走看看,贊殿同修也一口答應阿扁總統的託付,如果台灣神應允,阿扁總統也希望明年的228能跟大家在台灣神的聖山見面。

問起阿扁總統的桌子是否核准了,他表示送來的高度不太符合,所以目前還是趴著寫東西,他說也趴習慣了,不過有一些熱心的立委在幫忙爭取。

阿扁總統說,目前外面的訊息都是透過民視、自由時報、電台(早上的台灣人俱樂部和下午鄭新助議員的節目)、大家的來信,或者來探望的人所轉達,這樣拼湊出來的。他也說,現在時勢變化非常的快速。

問他見過扁媽幾次了,他說在裡面的兩百多天裡,他只見過扁媽兩次,因為扁媽年紀大了,眼睛又不大好,所以只來過兩次。阿扁總統說扁媽都是由妹妹在照顧,言談之中,感覺得出阿扁總統其實很放心扁媽交由妹妹照顧。

轉達了楊醫師給阿扁總統的一些話,要阿扁總統放寬心閉關修行,二二八台灣神與他同在,一切交給天安排,阿扁總統在台灣的法理建國上,是扮演很關鍵性的角色,未來必定會有一番作為。阿扁總統也提到了2008年11月1日在台中公園與大家高喊「建國」數十次,感覺得出他很開心當下喊出「建國」的口號。

阿扁總統提到了我寄給他的本土文學作家陳雷的文章「出國這項代誌」,他說陳雷(本名吳景裕)是吳淑珍夫人的堂哥,台南一中保送台大醫科,留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醫學博士,旅居多倫多行醫,但對台語文的興趣與推廣,還逾當醫生賺錢。關於陳雷文章裡所寫的廟宇,都是阿扁總統小時候常常去的地方,講到這裡好像回到阿扁總統的童年,看得出他很開心。

提到阿扁總統的故鄉,他還記得我的母親也是台南府城的人。因為我母親十分憂心阿扁總統的處境,所以阿扁總統特地問候我的母親。

我問阿扁總統,在權力核心會讓人看不清,現在在這裡,是否看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他說,這就是人性。他說現在他站在制高點,所以看的更清楚了。言談之中,你其實感覺不到他對人性的無奈,或者是對民進黨同志切割他的憤怒,他的心是非常的平靜。

阿扁總統很掛心楊醫師的身體,也關心聖山的建設,更感謝大地同修給他的鼓勵,他一再強調,沒有辦法一一回信,他很抱歉,請大家原諒他。一度也擔心有心人士假借大地同修名義寫信污辱阿扁總統,但他說收不到罵他的信件,因為所方會主動過濾內容,把信件退回去,包括來自中國的統戰信,一律退回不看的。所以,那些想寫信罵阿扁總統的藍丁朋友們,不必浪費時間、信紙、郵資和原子筆了,你們的惡言惡語,阿扁總統都收不到,阿扁總統也不欠你們的罵。

我也轉達了噗友們想跟阿扁總統說的話,大部分都是請阿扁總統要保重身體,噗友們等著他出來帶領大家繼續為台灣建國奮鬥,這是他欠台灣人未完成的任務,他說這條路需要大家一起走,不能光靠他一個人。我們也感謝阿扁總統,如果不是他,我們怎麼能有八年的平安的日子,沒了他,未來的四年在無能的馬英九帶領下,我們只有災難不斷。

探望阿扁總統的前一天,剛好是農曆七月十五日,大地同修聚集在一起,齊唸一本經,迴向給阿扁總統,希望台灣神保佑阿扁總統身體健康,早日獲得自由。我只說唸一本經,阿扁總統便接話說是「台灣神的太上真經,對嗎?」我問他有沒有唸經?他說有。我說大地同修,還有很多網友噗友,大家都很想念他,也相信他,支持他,請他務必寬心好好閉關修行。

阿扁總統問我有沒有收到他的回信?我說沒有,他說難怪我好像一副狀況外的樣子,後來才知道他回的信件,是星期三寄出的,是在面會當時才寄達大地文教基金會的。

30分鐘總是過得特別快,有很多想說的話來不及說出口,也因為對講機的聲音過小,大部分時間都是很專注的聽著阿扁總統說話,不敢多問其他事情,因為怕聽不清楚他的回答。

話筒中傳來「您的訪客時間即將結束」的女機器人聲音,後面的所方人員也用手勢比著剩一分鐘,忘了我們是怎麼結束這一分鐘的,再次與阿扁總統擊掌,並讓他看了我寫字的手掌,其實根本看不清楚,後面的所方人員揮揮手示意,我們起身跟阿扁總統鞠躬行禮。阿扁總統披上灰色的外套,這次換我們目送阿扁總統離開,他踏著輕鬆愉快的步伐,走了出去。

這時候,小房間的門被打開了,外面的天氣是下過雨,地面上是濕的,原來在我們與阿扁總統會面的時候下了一場雨,所方人員貼心的拿了一支雨傘要借我們撐,但當我們踏出面會室的時候,雨又神奇的停了!我和贊殿又再一次感受到台灣神的貼心和疼愛,我們一滴雨也沒淋到。到了檢查哨,領回我們的身分證件和寄放物品,離開了這個阻隔阿扁總統和外界接觸的高聳城牆。

我問所方人員,阿扁總統都尚未被起訴,為什麼把他當成重刑犯呢?在那樣的小房間接見來訪的訪客,連雙方的講話都聽不太清楚,他的人權在哪裡?所方人員只是答非所問的說,因為怕會有家屬帶毒品來面會之類的,我當然也知道他無法給我滿意的答覆,但還是想讓所方人員知道我對他們很有意見!

來到門口的小房間前,那個水果報的攝影記者像七月的阿飄似的又出現了,拼命對著我們按快門,江主任還在這裡等我們,我們一起步行走出看守所的大門,在大門口我們與江主任握手道別,此時的記者還在後面用攝影模式對著我們,似乎想知道我們聊了什麼八卦。

在這種「鬼地方」沒什麼好做停留的,我們很快速的離開。希望下一次與阿扁總統的見面,會是在外面的自由世界。

【後記】

一整天的精神和體力,似乎都是為了9月4日早上與阿扁總統會面而準備的。離開土城看守所,直奔捷運站,回程在高鐵車上,我好像精神和體力耗盡一般,整個人虛脫在高鐵車上。

回想與阿扁總統的會面,怎麼影像在腦海裡越來越模糊,好像是做了一場夢,我並沒有真實見到他一樣,可能是厚重的玻璃阻隔了我們的距離,讓我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深怕忘了與阿扁總統的談話內容,出了看守所,便找機會把內容記在紙上。

在此,要再次特別感謝228台灣神的眷顧,讓我們探訪阿扁總統的行程能夠順利平安。



延伸閱讀:
阿扁與台灣神的生死之約
e世代探訪阿扁總統的過程與心得
大地青年志工隊到土城看守所探訪陳水扁總統
贊決送溫暖給阿扁總統--土城記事
贊浬台北看守所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贊揚同修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閃靈Freddy探視阿扁總統
贊郡寫給阿扁總統的第五封信
阿扁總統(給贊郡)的第三封回信
贊郡的部落格─大地的天空

Email

贊郡探訪阿扁總統之行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