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人風風雨雨中探訪「阿扁」

王泰和 2009.09.30

 莫拉克颱風摧殘了台灣,風風雨雨更是吹打著阿扁。阿扁在88水災救災的風風雨雨中被遺忘,獄中何其孤單。風災過去之後,阿扁夫婦、家族及親信被判重刑,阿扁案又旋起了風風雨雨。

 88水災之際,正逢陳唐山過境洛杉磯回台,談起扁案。我請他安排台灣之友會(Friends of Taiwan)前會長Ted Anderson夫婦與我探訪在風雨中被遺忘的阿扁。他說外國人探訪有問題,要我傳真探訪者簡歷回台給他。幾天後獲回音,約定9月3日上午10點探訪阿扁。時間是30分鐘,每天只能有兩人探訪。

 我們在9月1日清晨抵台後,由林一方幫忙安排行程,隨即拜訪呂秀蓮前副總統、長老教會總幹事張德謙牧師、蔡丁貴教授、黃越綏教授、陳銘城、黃美幸、蔡同榮、王幸男、Jerome Keating教授和陳唐山等交換意見。「會被判重刑」是個共識,何其無奈!

 9月3日早晨,於另一颱風預警的風雨中,由扁辦的江志銘帶領到曾關過獨盟闖關志士的土城看守所。登記探訪窗口標著「重犯」,進監所前先搜身,連一枝筆都不能帶。監衛帶領Ted與我到「重犯會客室」。

 室中只擺幾張椅子,我們要隔著密不透風的玻璃牆用電話與阿扁對話。阿扁穿著一身老舊的運動衫,有點憔悴。他微笑著以右手掌摸玻璃牆,我們也以右手掌摸玻璃牆以示「握手之意」。如此對待「台灣之子」何其冷酷!

 阿扁認為他是受到政治迫害,他被收押及起訴程序是違反人權,違法也違憲,他是受國共聯手打壓的第一對象,因為他主張「一邊一國」及台灣主權獨立。他在法律層面,應是無罪,但他要為家族的操守向台灣人民道歉。他對一審判決,不管如何,他都會坦坦然。阿扁的悲情何其豪爽!

 我鼓勵阿扁,不管如何判決,全美台灣人權協會都會挺他,他在監獄一天,海外台灣人就對國國民黨政權迫害人權的事實抗議一天,我們會為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及主權更加打拼。阿扁回答說,他雖身不自由,但關不住他的思維,打不倒他的精神,他仍會為台灣的主權獨立而思考。

 Ted安慰他,不管他如何受辱受難,上帝都會祝福他,上帝與他同在。阿扁回答說,他感謝我們的關心,他會保持高度的精神,不必為他擔心,倒是要上帝祝福你們。時間到了,我們的眼眶也都紅了。

 我們回到候客室,《自由時報》及《蘋果日報》的記者追問著阿扁講什麼,似乎是為了收集資料而來。我把「救災、挺扁、疼台灣」的聲明,以及Ted譴責馬英九水災拒援與阿扁案換法官的聲明給記者。第二天的報紙對我們的看法,一字不提。台灣媒體對阿扁案何其冷酷。

 走出看守所,看到幾位挺扁人士舉著「阿扁無罪」的旗牌,他們很害羞地跟我們照相,風雨無阻的挺扁,真是精神可嘉。台灣人雖軟弱,但何其善良可愛!

 9月4日,我們坐高鐵南下到高雄,由《南方快報》的邱國禎安排去參觀「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及水災流木,並與一群基層運動者餐敘。9月5日到台中見許世楷教授並與一群同志談論扁案。挺扁的與不挺的議論紛紛。台灣派被分化了,扁案的風風雨雨吹散了台灣派,何其寒心!

 侮辱阿扁,就是侮辱台灣人。中國黨正對台灣派示威,如此對待你們的「台灣之子」,你們又敢怎樣?中國黨運用扁案分化台灣派。挺扁與否不要互評,大家應面對風風雨雨的扁案,研討反制的對策。應知「唇亡齒寒」的道理,不要忙著自清切割,台灣派面對著國共聯軍,絕對沒有切割的本錢。

 當然我們對民進黨執政時期的表現,以及阿扁家族的操守,有諸多不滿之處,但是,阿扁至少捍衛了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及主權。十幾年前,我們做運動的主題是「人權」,抗爭的對象是中國黨。現在做運動的主題是「主權」,抗爭的對象是中國黨加中國。我們的任務何其艱難!台灣的前途迷惘在風風雨雨之中!

(王泰和/全美台灣人權協會前會長)

□ 〔 資料來源: 南方快報|引用網址
Email

台美人風風雨雨中探訪「阿扁」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