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城探望阿扁記

陳昭姿 2009.07.11

星期一早上,與南社鄭正煜社長再度到土城探望阿扁總統。進入看守所之前,我們照例先討論彼此想說的話,協調短短三十分鐘之內,哪些話一定要告訴阿扁總統。鄭社長每一回都帶三本書來,讓我有些替阿扁總統的視力擔心。這些書是不能直接交給他的,必須經過檢查而後轉交。

阿扁總統走進來時,一如過去,我們兩人都站起來向他鞠躬。他當總統的時候,無論各種場合見面,我從來不曾向他敬禮,可是自從他被蔡守訓收押後,每一次我見到他,都會向他致敬。

我們三人在隔絕的兩邊,同時把手印在玻璃上。阿扁總統原本一手印在鄭老師的手上,一手印在我的手上。可是我比較貪心,我把兩個手掌都印上去,所以,阿扁總統「握」完了鄭老師的手之後,也用兩個手掌向我回打招呼。

我告訴阿扁總統,幸妤已經考慮到南部去,和媽媽弟弟住得近,離先生也很近,還會有許多熱情的支持者照顧保護。我說,前幾天打電話給幸妤,告訴她,第一志願到美國念書沒能實現,可以考慮第二志願到南部,反正一樣是出國,因為台北是中國人統治,南部是台灣人統治。聽到這裡,阿扁總統還笑了一下。

這一次,我帶來非常重要的話,也是許多朋友一定要我傳達的話。我告訴阿扁總統:希望你放下親情的羈絆,你不能只當爸爸和先生,必須做台灣人心目中永遠的總統。所以,你必須勇敢,堅強,不能倒下,不能因為家人受到政治壓迫而屈服。你無罪可認,你是清白的,絕不可屈服。他回答︰「我知道。」

對抗癌症超過十年的鄭社長,傳授了阿扁總統養生之道,隨後兩人又討論了一些政局,我都沒有插嘴。因為,我這次探望他的目的,除了再度為他打氣,任務是提醒他永遠不能屈服。所以,在最後幾分鐘,我又重複了一次上面的話。他再度回答︰「我知道。」阿扁總統說,六月初彭明敏教授來看他,也給他類似的勉勵。

三十分鐘到了,我們放下話筒,站起來。我們再次把手印在玻璃上,我也再次向阿扁總統鞠躬,向這位替台灣人坐牢的總統致敬。目送消瘦蒼白許多的他,穿上長袖外套,轉身離去…。

好希望,下次見面是在阿扁總統辦公室。

(作者為前台灣北社副社長)

□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Email

土城探望阿扁記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