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訛傳訛的論述

陳水扁 2012-03-28 00:00:00.0

  記得二○○五年在一場對歐洲的國際視訊會議,我說李前總統要我改國號,李在位十二年都做不到,我的任期只剩三年,朝小野大的國會結構不可能改變,改國號過不了必須四分之三立委決議這一關,未來三年說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引發獨派對我很大的不諒解,甚至到今天還有人嗆我為什麼反對台獨?二○○六年我廢除國統綱領,二○○七年推動入聯公投,美國前國務卿萊絲去年底出版回憶錄《無上榮耀──我在華府歲月的回憶》,則說我的入聯公投,「意在獨立公投」。

這些近在眼前的歷史事件,年代不是很久遠,都會有人曲解原意,然後以訛傳訛,不僅造成困擾,也對我不盡公允,現在網際網路這麼發達,記憶一時模糊,應該不難透過查詢加以釐清。

第一七七二期《時報周刊》(二月三日~九日出刊),有一篇由林庭瑤報導的文章〈力擋台獨談話 薄瑞光曾惹毛呂秀蓮〉,提到薄瑞光擔任AIT處長時,曾「多次力阻副總統呂秀蓮公開發表刺激對岸的談話,因此得罪呂。陳水扁有一次還開玩笑對薄瑞光說,呂秀蓮最不喜歡的兩個人中,薄瑞光是其中一位。」

事實上,我不曾對薄瑞光說過那樣的玩笑話。當年AIT處長薄瑞光、副處長楊甦棣兩人,是對呂副有一些保留意見,但絕對沒有外傳的所謂多次力阻呂副公開發表刺激對岸的談話,因而得罪呂的事。

《時報周刊》報導說,「薄瑞光擔任處長時,正逢台灣首次政黨輪替,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上台,台海關係風雨欲來,薄瑞光銜美國政府之命居間協調,讓當時的總統陳水扁在就職時,提出『四不一沒有』的溫和主張,足見薄瑞光的協調功力。」

二○○○年五二○就職演說有關「四不一沒有」的承諾,是我親自執筆,並沒有人要我這麼說。美方既沒有下指導棋,薄瑞光也沒有出面溝通。薄瑞光是有來探聽就職演說內容,但我都沒透露任何訊息,只笑說「不會有問題的,可以放心」。「四不一沒有」是後來媒體的加註。其實我早在二○○○年選前的一月三十日,就發表所謂「陳七項」的兩岸政策,「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沒有宣告獨立或變更國號的問題,也沒有兩國論入憲的問題。」更在當選後就職前的四月十三日,和美國參眾兩院國會議員進行國際視訊會議時,重申在主政期間,台灣不會將「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入憲,不會舉行統獨公投,不會變更國號,除非中共對台動武,侵犯台灣,否則台灣不會宣布獨立。

《時報周刊》報導又說,「陳水扁第二任轉向極獨,忽而主張一邊一國,忽而推動公投制憲,兩岸關係萬分緊張,美國在中國的壓力下也出面處理。」

真相是,不管一邊一國的主張或公投制憲的推動,都在我的第一任。「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提出是在二○○二年八月三日,於東京舉行的世台會年會視訊演說;「公投制憲」的主張則在二○○三年九二八黨慶大會上提出,並在同年十月二十五日於高雄舉辦三十萬人的「公投制憲」大遊行,及「全民公投,催生新憲」的晚會。二○○五年完成「廢國大」、「立委席次減半」、「立委任期延為四年」及「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憲改工程,其餘則未能達到四分之三立委的共識。

二月七日《中國時報》短評〈美牛問題別民粹〉提到,「扁政府在二○○八年進入『看守政府』狀態時,本有意開放含瘦肉精美牛進口。扁政府當時的考量是,美牛問題卡住台美貿易談判TIFA的進展,赴美免簽證等攸關台灣利益重大議題,非解決不可。」

二○○五年我國開放美牛進口限制在三○個月齡以下未帶骨的合理範圍,帶骨牛肉、牛內臟、絞肉、骨髓及含瘦肉精美牛等,全都禁止進口。基於為國人健康把關,與對衛生署及農委會的專業尊重,迄至二○○八年五二○卸任前都沒有再開放。AIT楊甦棣處長告訴我,馬英九的綠卡是「法律問題」,美牛進口台灣是「政治問題」。但台美TIFA的磋商在我任內一直在進行,有時在華府,有時在台北,都是美方要求我方進一步開放市場,包括智慧財產權、稻米、藥價、電信等。所謂以美牛問題卡住TIFA進展是沒有的事,赴美免簽證是護照安全問題,更與美牛無涉。

二月十日《中國時報》社論〈背骨?貳臣?現代還需要封建思想?〉說道,「民進黨過去缺乏執政經驗,治國團隊嚴重不足,確實需要跨黨派用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唐飛出任閣揆、蕭萬長出任總統經濟顧問小組召集人、郝龍斌出任環保署長。

今年一月出版的《無獨》(Team of Rivals)一書,寫共和黨籍的林肯總統入主白宮,自詡為「全民領袖」,決定延攬才華橫溢的黨內初選競選對手進入內閣,蘇爾德出任國務卿、蔡斯出任財政部長、貝茲擔任司法部長,其餘內閣要職也分派給三位前民主黨人士,展現氣度恢宏,心胸寬厚的政治家風範。

二○○○年總統大選前我提出「全民政府」的構想,不是民進黨內沒有人才,也不是蔡英文所說的「大聯合政府」,必須「黨進黨出」,這跟內閣制國家籌組「聯合內閣」仍有不同。我的想法是民進黨政府是台灣全民選出的政府,因此必須用人唯才,不分黨派。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又不是改朝換代,所以現有國防及情治首長人事不變。閣揆人選原本是中研院院長,也是國政顧問團召集人李遠哲博士,他是無黨籍,因故謙辭,始由國民黨籍國防部長唐飛出任,在內閣裡頭非民進黨籍的人士多人受邀入閣,大家都殫精竭慮,奉獻所學,全心付出,政績卓著,並不輸給現在的馬政府內閣。

我在八年總統任內延攬那麼多國民黨人士進到政府工作,正如林肯總統將內閣要職分派三位給前民主黨員,不是共和黨內缺乏治國人才,而是「民有、民治、民享」的具體實踐。相較於馬總統在連任之後,才用了一位前民進黨籍縣長楊秋興擔任政務委員,還是差很大!

□ 〔 資料來源: 阿扁加油網|引用網址
Email

以訛傳訛的論述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