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方搜索果影響選情嗎

吳景欽 2010.10.15

檢方針對新生高弊案,再次對北市府進行搜索,檢方雖以對「第三人」,而非被告的名義為搜索,但卻引來台北市長的反彈,痛斥檢方違反偵查不公開,此舉也必然影響選情。惟檢方搜索行為,果是在影響選舉?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22條第2項的規定,刑事搜索的對象不僅包括被告,若有證據保全的必要,仍得對第三人為搜索。惟第三人畢竟非被告,為了避免過度侵權,所以檢方聲請搜索第三人的門檻得比被告高,且搜索對象若為政府機關,原則上必須先請求其交付,必要時,才得為搜索。所以如果按照正常程序,檢方確實是應先請求北市府交出相關文件或資料,只有在不為交付時,才向法院聲請搜索票為搜索才是,如此才符合比例原則的要求。惟在新生高架橋弊案中,已有相當理由懷疑,有未曝光的高層公務員涉入,若依據如此的程序走,檢方恐將失去保全證據的時機,且上述流程僅是原則,若基於一種必要性,仍得直接搜索,所以檢方的搜索行動是有正當性的。檢方比較讓人納悶之處,即是如此的大動作,雖一再堅稱是對「第三人」,而非對被告為搜索,惟此實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之舉,應已不言可喻,考其原因,恐是為了避免落入操作選舉的口實,因此,才暫時未將北市府的高層公務員列為被告,惟如此「費盡心思」的安排,卻遭候選人指為政治操弄,檢方反落得「啞巴吃黃連」之下場,實為諷刺。

保全證據喪失先機

職司犯罪的訴追,必須嚴守中立性,因此,在個案偵查中,無須聽命於自上級的指令,更不能受到任何外力的干擾,而必須客觀獨立的行使其職權,這正凸顯檢察官的公益代表人地位。既然如此,則檢察官針對任何犯罪事件,即便僅有媒體傳聞,亦必須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第1項,為主動且積極的偵查,此乃為檢察官的法定義務,而非其可裁量之權。惜在新生高架橋弊案中,事件爆發後,檢方未能立即為保全證據的動作,即有所失,而在發動第一次搜索後,卻遲遲過了約一個月才又搜索,若證據真有保全之必要,恐也已喪失先機。而既然檢方對於犯罪偵查乃其法定義務,自然不能有任何是否影響選舉的考量,若檢方在選舉期間搜索即被認為是政治操作,所以必須儘量避免,則無異於宣示,犯罪訴追有其「空窗期」,這明顯違反檢察官的法定義務,更使有心者有可乘之機。所以指責檢方於選舉期間為搜索,顯有影響選舉之虞,或者是檢方自我設限與矮化職權的作法,恐才是真正的政治考量。

新生高架橋弊案發展至今,似乎顯示出檢方為了避免影響選舉,並且怕動輒得咎,而在偵查動作上,極為戒慎恐懼、小心謹慎,如果此種作法也一體適用於其他人,那也無可厚非,惟任誰皆知,若為平民百姓、凡夫走卒,恐難獲得檢方如此的對待。因此,檢方為了避免落人口實,而自我設限職權的作法,不僅已失其公益代表人該有的地位,更難免於差別對待之譏。

(作者為真理大學財經法律助理教授)

□ 〔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引用網址
Email

檢方搜索果影響選情嗎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