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沒人可為百姓說話了

洪英花 2011.01.05

士林地方法院庭長洪英花,終於被司法院發動的人事鬥爭,將其庭長身份拔除了,這一動作的得逞,主要是委員會的決議,不是司法院長一個人,或是秘書長一個人可以決定,所以,這是「票決」的結果,洪英花不能怪罪任何單一人士,這是「公決」,這是「共識」!

在這公決與共識的同時,有人提醒,不妨去看一篇文章,那文章是1945年,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太屠殺紀念碑上的一段銘文,內容是一首詩,詩中描述著: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再後來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馬丁‧尼莫拉牧師

在成為牧師之前,馬丁‧尼莫拉牧師曾在一戰中指揮過一艘U型潛艇。也曾在希特勒掌權之前支持過他。實際上,納粹媒體曾因為他在一戰時的表現而將其樹為樣板…。

美國建國初期,南方嚴重歧視黑人,如依南方人民的「公決」或「共識」,黑人永遠不得翻身;希特勒發動二次的戰以前,他的權力全是來自全國人民的「公決」與「共識」;如果公決或共識,不能基於良心,不能堅持憲法要求,司法審判與人事,應超出黨派的理念,那任何公決、共識,隨時都有可能是美國三K黨的翻版,或是納粹的再版。

今天,參與票決的法官,因為沒有政治標籤,也沒有任何迫害的疑慮,所以不站出來「堅持」為「政治操弄的疑慮」說話,等到有一天,他發現,台灣人民因為政治操弄被司法壓迫時,已經沒人可為百姓說話了。

(刊載於2011年1月1日法治時報)
 

□ 〔 資料來源: 洪英花的部落格|引用網址
Email

已經沒人可為百姓說話了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