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實質影響力?

吳景欽 2011-10-18 00:00:00.0

陳前總統所涉及的二次金改案,在第一審判決無罪之後,經檢方上訴,而經高等法院審理後,改判十八年徒刑,而造成此次歧異判決的主因,卻在於我國總統職權的模糊不清。 

依據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公務員對於職務上的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即成立職務上受賄罪,惟關於所謂職務行為的界定,司法實務一向認為,包括職務範圍內應為或得為之行為,且不僅含核心業務,即便是附隨義務,亦屬之。採取如此寬廣的認定,若在一般事務官的場合,由於分層負責與專業分工之故,還不至於在個案解釋上,造成過度的擴張,但隨著公務員的層級提升,如此的界定,必然使其職務範疇不斷擴大,而趨於廣泛,尤其是到了總統這個位置,恐更難以確定,也是造成二次金改案差異判決的關鍵。 

在二次金改案的第一審判決,認為總統依憲法本文,僅掌有國防、外交等列舉之權力,且對人事決定的權限,不必然能對政策產生影響,因此,對於金融合併事務,自非屬其職務範疇,而對行政部門所為的任何舉措,自也不具有決定性,若因此收受金融機構的金錢,應屬於政治獻金,所以為無罪判決。惟第二審卻認為,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總統職權已有所擴張,即便憲法未將金融合併之類的事務列為總統職權,其仍可藉由對行政部門的人事任命權,而來影響政策的執行。既然總統可對於金融合併事務產生一定的影響力,則關於二次金改,自屬於總統的職務範疇,若因此收受金融業者的金錢,並因此動用其影響力,自不可因其名目為政治獻金,而可免於受賄罪的刑責。這是本次高等法院判決的主要論據,而如此的見解,也與去年最高法院針對龍潭購地案判決有罪的理由相同。 

所以高等法院的判決,針對職務行為的認定,採取「實質影響力」說,既有判例為依,而屬主流見解,更符合常識觀點,似乎可因此否定第一審判決的正當性,惟若採此廣泛的標準,則以總統高位,全國大大小小的行政事務,恐都能納入其職務範疇內,如此毫無邊際且含糊不清的用語,不僅有違罪刑明確性原則,更破壞了行政體系該有的分層負責與分工。尤其最該質疑的是,此判決竟以被告曾上談話性節目,並大言不慚的宣稱,對於二次金改的信心與決心,以來證明總統確有干預,惟所謂「實質影響力」,果可以被告在法庭外的大放厥詞來為佐證? 

在2006年7月1日以後,由於刑法第10條第2項,關於公務員,採以具有「法定職權」者為界定,這也牽動著司法實務對於職務行為的認定,所謂「實質影響力」的廣泛界定,開始趨向於限縮,而以是否有具體的「法定權限」為基準。因此,雖然「實質影響力」說仍是主流意見,卻也面臨考驗,二次金改案的第一審判決,不過在反映此種趨勢,且如果從憲法第80條,法官必須是依「法」,而非依「學說」或「判例」為審判的觀點來看,第一審判決的論據,或許更符合憲法的精神。惟這不代表第一審就無問題,因依據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5款,公務員對於非主管事項,若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私人不法利益,即成立圖利罪,所以即便認為金融合併非總統職務範疇,亦應調查總統有無利用其身份、地位來圖利私人,若逕以政治獻金為由判決無罪,顯然也有適法性的爭議。 

此次大逆轉判決的爭議,既然涉及總統職權的界定,而涉及到憲法,所以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來加以明確化,或許是解決之道,惟令人憂心的是,民眾雖然已經習慣司法判決的起起伏伏,但每次出現這種大逆轉,仍會對司法造成傷害,問題是,已經搖搖欲墜的司法威信,還能承受多少傷害?

□ 〔 資料來源: peyceu|引用網址
Email

什麼是實質影響力?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