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案八大疑點(上)

獨孤木 2009.08.26

事實上扁案的疑點實在是多的不像話,怎麼會特偵組串了這麼久,證人的說詞還是兜不攏?這實在也是很神奇。

我在這邊摘錄一些我自己覺得比較重要的部份。

1.辜成允付出來的四億,到底是佣金還是行賄?

本來辜成允就打算付2億的仲介費,但是後來沒有買主,認為這個地不好賣,所以提高佣金到4億。可是,如果要行賄,不用加碼嗎?

從頭到尾,辜成允再三強調,他要付的錢,是把地賣掉的佣金。蔡銘哲沒有告訴他錢要給誰,也沒有告訴他錢要跟誰來分,四億元是純粹支付土地佣金,不是行賄官員,也沒有指示任何人去做不法的事情如賄賂等等。對他來說,把土地賣掉是最重要的,並不是為了要讓龍潭工業園區納入竹科而支付佣金。也就是說,他沒有行賄的念頭,他連錢的去向都不甚了解。

如果辜成允沒有行賄的念頭,雙方沒有對價關係,那阿扁為什麼會被以貪污罪起訴?

2.為什麼捐錢給國民黨是政治獻金,捐錢給阿扁就不算政治獻金?

阿扁與吳淑珍聲稱收到的兩億元是政治獻金,特偵組不予採信,特偵組在起訴書中強調,當時辜成允既已背負巨債,當然不可能給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夫婦高達新臺幣4億元之鉅額政治獻金。可是筆錄中辜成允一再聲明,四億元是土地佣金,為什麼這個說法不足採信?

在他的筆錄裡面也特別提到,他在選舉時,曾捐給國民黨政治獻金。為什麼背負巨債的辜成允捐給國民黨就是政治獻金,捐給阿扁就因為他背負巨債,所以政治獻金的說法就不足採信?

3.龍潭工業園區納入竹科的權責單位是行政院,行政院長表示,阿扁沒有在他決策過程中進行指示,或是壓力,那阿扁介入的實質證據在哪邊?

阿扁有沒有因為收到這筆政治獻金,就做出違背職務的行為?也就是所謂的對價關係?如果阿扁做出違背職務的行為,那收受賄賂罪就成立,如果沒有對價關係,那收賄罪就不會成立。

根據當時行政院長與秘書長的證詞指出,阿扁僅針對龍潭工業園區納入竹科進行政策性指示,而且開會時,其實都是與會人員共同討論後所做的決議。如果阿扁想要主導這件事情的進行,為什麼不直接交代當時的行政院長游院長照辦即可,反倒還要開會進行討論?

當時的行政院長游錫?院長也表示,這原本便是行政院會主動推動的重大政策,阿扁沒有在他決策過程中進行指示,或是壓力。所有程序都是依法處理。如果是這樣,那對價關係從何成立?

如果阿扁真的知道有這筆賄款的存在,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指示:「三個月內需要與達裕公司談妥土地價格,如果達裕公司不接受,就宣告放棄納編為科學工業園區」。

更何況,2009年4月9日與魏哲和對質審判筆錄中也澄清了,阿扁只為了這件事情,與行政院長、副院長、國科會主委與科管局李界木局長,五個人在總統府開過一個非正式的會議,會中沒有所謂討論,也沒有所謂共識,也沒有總統裁示要採第一案或是總統講三個月內談不成就拉倒或是三個月內必須要完成的事情,阿扁唯一所講到的是,「選舉是我的事情,其他事情你們行政部門去處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就是這樣一個十來分鐘報告,最後草草結束。

光是這樣的說法,如何可以證明有對價關係的存在?

辜成允說跟總統沒有接觸,蔡銘杰說沒有見過總統,辜仲諒也說沒有為了龍潭去見總統、請託總統,那阿扁涉案的證據到底在哪裡?

4.檢方在結辯時,還刻意強調龍潭購地案浪費納稅人之血汗錢,該項推論立論根據為何?

依據起訴書記載,該案的土地價格,是由科管局建管組許勝昌、劉啟玲與達裕公司依法定程序展開土地先行使用及買賣議價程序,而於93年2月6日經租金三次減價及土地售價八次減價之議價程序後,雙方達成以與市價相仿之每月每平方公尺租金新臺幣35元,每坪售價新臺幣4萬0650元之價格。

既然土地價格與市價相仿,並未圖利地主,政府價購土地後,也順利解決廠商建廠問題,促進經濟發展,那這樣的交易會對國家造成什麼樣的損害?

業主為加速解決土地出售,提供仲介者佣金,這與國庫何干?浪費納稅人之血汗錢之說到底立論為何?

未完(待續...)

□ 〔 資料來源: 獨孤木 - 打狗救台灣|引用網址
Email

扁案八大疑點(上)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